到底是哪個時候開始喜歡上津輕三味線?有點想不起來了呢~ 


開始擁有一把津輕三味線,已經是3年前的事了。當時是老公想彈,兩人便計畫了一趟4天3日的東京之行,前往位於豪德寺的「龜屋邦樂器」 。年輕的二代目老板親切的向我們介紹,經由他的推薦買了一把初學者中上程度的津輕三味線—花梨木、竹駒、仿龜甲風合成撥。那次真是樂器之旅,因為還同時幫弟弟在池袋買了一把電吉他,兩人都提著長長的盒子入關,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們真是玩家呢! 

回到台灣之後,就著DVD試著把玩,卻覺得好難上手ㄚ!請人打聽國內有沒有老師在教授三味線,卻一直沒有下落,一陣子之後,老公就放棄了。直到一年後,我在網路上搜尋是否有人可以教,發現了一位阿潤小姐在部落格寫著她在大阪學習津輕三味線的心得。她其實是位性情中人,馬上就答應和我見面教我彈琴。真是太好了!所以,阿潤就成為我的第一位三味線老師!由於老公後來移情別戀,改學尺八去了,所以三味線變成我的玩具啦! 

經過一年多的時間,也學會了津輕合奏六段、櫻花、嘉瀨奴之舞…幾首曲子,但因阿潤時而往返大阪-台北,自己有時也因工作忙碌而疏於練習,總覺得進步有限。最近聽聞同樣習琴的同好
大師兄,透過教授尺八的神崎憲老師,邀請東京的小比田雅勝老師前來台灣講學,真是大好機會!馬上就報名講座與團體教學,還邀請了Doco學妹與我的恩師李仁芳老師一起參加。 

小比田老師活耀於大阪、東京的民謠酒場,師事福士豐秋、二代目成田雲竹女,曾經獲得第6回全國津輕三味線大賽大阪大會大賞部入賞、第10回津輕三味線大賽東京大會優秀賞等,也曾參加歐洲唱片公司出版的民族音樂CD中的津輕三味線演出、NHK民謠節目的演出等。 

3月15日上午,老公帶著我前往大師兄家參加團體課程,一進門便看到久違的神崎老師(上一次見到老師是在製管師星梵竹老師來台時)和個子嬌小的小比田老師。老師從最基本琴身與撥的持法開始講解,接下來講解彈撥的技巧,以及津輕合奏曲六段的第一段目;神崎老師在一旁幫忙翻譯,我偶而也加入幫忙。 

我們一共四人上了兩個小時的課,果真受益良多,老師一一矯正我們的姿勢。比如說:我的撥子常常未與琴身保持平行,拿撥的右手大拇指應該是最主要的施力重心。

還有,左手應該像是扣板機的方式垂直扣住棹(不是像吉他扶住琴把),平行地在棹上移動;左手食指應該用指甲(而非指腹)垂直壓住最外最細的第三弦,所以可在食指指甲剪一個小缺口較容易壓住弦。

跟隨老師彈奏六段,時間卻飛快地過去。下午即將於古亭國小舉行的講座,神崎老師竟然要我也在一旁幫忙翻譯;有關三味線專門知識的部份由我擔任,其餘由神崎老師擔任。我真是受寵若驚啊!想來學了幾年的日文終於派上用場,改天告訴鶴岡老師時,他應該也會感到高興吧! 

下午的講座是2點半開始,我們一行人提前到達開始佈置場地。觀眾慢慢地抵達,我的心也開始砰砰跳,真怕到時聽不懂老師的話,無法勝任翻譯的工作啊!還好,每當我有點失神的時候,望向神崎老師便可以得到協助,加上Doco在座也幫忙打了不少pass。期間,觀眾們也問了不少問題,我也大致可以幫忙完成通譯的工作。(若有服務不週的地方,請大家見諒!畢竟是業餘且是臨時被派上場的呀!) 

小比田老師從三味線的琴與撥等構造開始介紹,再談到三味線的起源,原來是從波斯發源,一支往印度傳變成西塔琴、再到中國變成三弦、然後是傳到沖繩的三線、最後傳到日本本土變成三味線;另一支則是往歐洲傳去變成了吉他與其他西洋弦樂器。江戶時代之前的三味線以長唄、地唄、義太夫等為主,講究音色的優雅,像是大家印象中藝妓所彈奏的音樂。一直到居住在津輕的仁太坊出現,改變了三味線的彈奏方式,創出撥子叩擊在琴面的方式,發出不一樣的音色,竟然大受好評,成為津輕三味線的始祖。 

老師接著介紹三味線的三種主要曲調:二上り、本調子、三下り,並彈奏了幾種不同的樂曲,包括沖繩民謠曲、一般民謠曲、津輕三味線曲、秋田三味線曲,讓大家體會各種不同民謠曲風。比如說,沖繩民謠多半是本調子,也不用叩擊;一般民謠曲比較細緻陰柔,也不使用叩擊;津輕與秋田三味線則比較接近,使用叩擊的力道多,尤以津輕為甚。此外,也演奏了津輕五大民謠中的津軽あいや節、津軽じょんから節等。老師的個頭雖然嬌小,可是,ㄧ彈起三味線,整個氣勢澎湃,讓人震欇!

clt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