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週花藝的體裁是「新風體」。
 
所謂的「新風體」,其實是由傳統「生花」變化出來的一種現代花型,由於社會的改變、園藝技術的發達與外國種植物的輸入、住家環境的改變等等因素,促使這已經發展500多年的「池坊」插花也有了創新的發展。其實,插花本來就是人對於生活環境的一種心理投射,不管是當下心情的反映也好、對於生活的期待也好,當然會隨著時代的演進而有所變化。
 
「池坊」並不認為插作一盆花是大自然的縮圖,或者僅僅模擬自然界的狀態而已,他們更講求的是,把一條細枝或一朵花背後更寬廣的空間與時間凝聚在此,讓觀賞者用心去體會所謂「永恆的生命」。好像,許多日本傳統技藝都有這樣的企圖—希望觀者不僅是看到表象,而是與表現者內在的精神產生共鳴,非常強調「精神力」的表現。此外,對於「把空間與時間凝聚於此」這種說法,在恩田陸的小說『蒲公英草紙』當中也看到類似的描述--主人翁聰子在講西洋與日本音樂的時候這樣說:『我很喜歡三弦琴,聽它的琴音,感覺不是依序往前行進,而是思緒忽而回歸過去,忽而飄向未來,時而緩步前行,時而快步疾奔,來來去去。想必洋人喜歡朝著目標勇往直前吧,在音樂方面,他們一定也會追求明確的終點。不過日本樂風並非如此,為了探尋自己的迷惘心境、回首過往的懊悔,以及緬懷的情愫,人們才創作音樂。』
 
對於我來說,這樣的說法還是有點像是天方夜譚,至少目前還沒有如此的感受力;或許,在花道與三味線的持續鍛鍊之後,可以漸漸把被世俗蒙蔽的觸角再度打開吧?!有這麼一說,在我們呱呱落地之時,是有全能全知的感受,只是,隨著年齡的增長,我們的受體(recepter,或者也可說是天線?)被世俗的汙染物給佔據,讓我們不再那麼敏銳可以感知世界上其他頻率的訊息;而那些具有「特異功能」的小孩子們,就是因為未受干擾,所以才能接收特殊的訊息,而讓我們感到不可思議。
 
拉回今天的主題,「新風體」的插作規則有「主」、「用」、「あしらいの枝」等三項;「主」是想要表達的主題、讓人印象最深刻的主枝,「用」是對應的役枝,「あしらいの枝」(「あしらい」的中文翻譯是「接待」之意)則相當於「補助枝」,用來平衡「主」與「用」的韻律感。通常,「主」與「用」是長短、大小、明暗、形姿、氣勢相對的兩枝,但又要表現出一體的生命律動。「新風體」的特色包括:「明亮感(明るさ)」、「銳利感(鋭さ)」、「與眾不同(際立ち)」。「明亮感」講求的是色彩的飽和與亮度,特別是可以顯現日本風土之美的,像是春天的櫻、秋天的紅葉、帶著朝露的朝顏…等等;「銳利感」講求的是型態的簡約,排除過剩的裝飾,以及與擺放場所緊密的對應感;「與眾不同」則是要我們如何在色彩已經很豐富卻盡是無機物環繞的現代空間中,展現清淨的生命力。因此,「新風體」這樣的組合,經常帶給觀賞者意外性、或者對比性的效果,也很容易表現創作者獨特的想法,的確比較適合追求新奇、有趣的現代人。對我們這些學生來說,也最喜歡插「新風體」,因為所需時間最短,又是個人風格的強烈表現。
 
本週所使用的花材有:非洲鬱金香(主)、火焰百合(用)、椰子心(補助)。椰子心因為具有透視的效果,所以故意放一葉在非洲鬱金香的前方,製造若隱若現的趣味,也讓人有種夏天的清涼感;而火焰百合跳舞似的姿態,亦增添了律動感。

clt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