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要給我宮部美幸跟
iPOD,就可以乖乖地一個人去旅行。

 上個星期因為公公住進嘉義長庚醫院的加護病房,在台北的我們便輪流回嘉義去陪著婆婆上醫院,我輪值星期六的班。出發前一天,在辦公室跟我的小老闆談起照顧病人的種種,她說了一段很有哲理的話:「如果把照顧生病的親人真心地當作是種福氣,就不會有抱怨或煩惱。」因此,展開了我的「小確幸」之旅。

帶著宮部美幸的長篇「蒲生邸事件」跟心愛的iPOD Nano,即使一個人搭高鐵也不無聊。連著探完11:0014:00的班,送婆婆搭上公車回家後,我也動身前往嘉義市,距離晚上最後一次20:00的探視,還有約莫4個小時可以展開旅程。

巴士搭到嘉義市中山路上的總站,下車後,我便沿著中山路直直地往下走;經過有名的噴水池,原本應在中山路上找到夏姿進去逛逛的,不知道為什麼,竟然沒發現它的蹤影,就一路走下去了。走著走著,看見「嘉義公園」的指標,嗯!好幾年前跟著媽媽來過一次,卻不復記憶,去看看好了。

嘉義公園是依著丘陵地往上延伸的長型公園,最早是日據時代,日本政府蓋給來台日本人休憩的場所,裡面還有一座「嘉義神社」。走著走著,看到了一個吳鳳的水泥像,一走近便被兩旁野狗咆嘯,只好退後一步照張像就是。看來,這是「吳鳳公」的御前侍衛兵呢!

往前走,就是嗣奉孔子的大成殿,銘黃色的屋瓦在午後陽光下閃閃發亮。 

  

再往前,出現了一列的石燈籠,大正10(西元1921)所建,果然是神社前參道的樣子。

 

不禁讓我想起今年過年跟家人去四國的金刀比羅宮,參道上站滿了善男信女奉獻的石碑,老爸當時還對石碑上寫的「金一封」到底是多少錢很好奇,經詢問,原來是一百萬日幣呢!

拾級而上,左方有舊時的洗手台與等候亭, 

右方就是當時神社的「齋館」與「社務所」,嘉義市政府整修後改成史蹟資料館,展示嘉義市的歷史文物。
 

  

這兩棟建築是檜木建造,外表非常古樸,加上庭院裡的古木成蔭,更讓人有種錯覺,好像回到了過去。不知道為什麼,看到日據時代的老照片就十分喜愛,喜歡那種屬於大正、昭和前期時代的氛圍;如果去溯源的話,我的上一輩子大概在那個時代吧!又或者,是因為童年時期,父親經常帶著我們與他的結拜兄弟們在北投的溫泉旅館聚會,大大小小的孩子們總是在日式建築的大宴會廳裡嬉戲玩耍,長長迴廊的木頭地板、障子門溫潤的感覺還一直停留在記憶中。


離開史蹟館再往上走,就是「射日館」。

原本是「嘉義神社」所在位置,但在1995年的一場大火中付之一炬,市政府便改建了這麼一座高塔,取自原住民族的射日故事,上面還有觀景餐廳。不過,跟前方的老建築相比,總是少了那麼一分味道。台灣的建築一向不重視美感,公共建築多強調雄偉、華麗,卻常常與鄰近環境不協調。百年前的建築至今仍然耐看,現今打造的高樓又有多少可以作為百年後的經典呢?

看看時間也不早了,便動身往回走。途經中山路172號,是間沒有店名的小店,我點了米苔目、粉腸、涼拌茄子,一共才75元。



店裡還有許多台式小菜,下次可要帶老公來好好品嚐。飽餐一頓後,沿途又採買了老店滷味、繡莊的八仙彩,心滿意足地走回公車總站撘車回到醫院。公公的意識比起下午好多了,喚著他也會對我微笑了。
[註]
最近,看到好幾個人不約而同使用了「小確幸」這個詞,稍微查了一下,原來是出自村上春樹的散文集「うずまき猫のみつけかた」,村上先生
1993-1995旅居美國擔任Tufts大學講座時的生活點滴。「小確幸」,照字面直翻的意思就是:雖然微小、但確實的幸福。

 

clt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dedu
  • 我也很喜歡宮部美幸的小說 蒲生邸事件很好看
  • 真好!又遇到一位宮部粉絲,現在她可是我心目中第一名的作家!我的一位同事也是宮部迷,我們倆立志看完所有宮部的小說(目前已完成18部).歡迎加入呵!

    cltai 於 2008/08/28 08:15 回覆

  • dedu
  • 那我落後了
    我算一算大概看了12部
  • 也不要看太快, 不然全看完之後要等新的一部可要好一陣子了!

    cltai 於 2008/08/30 08:49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