唱完歌在聖誕樹前合照1   (西門町錢櫃Party World的大耶誕樹前合照)

這是小比田老師第三次來台灣,也是目前為止停留最長的一次。因此,我們還是精心安排了許多活動,讓他每天的行程都滿檔。難怪他在部落格裡面寫到「真濃的一週啊!」

老師這次原本預計12月26日晚上抵達台北,就在出發前一週突然告知,因為機票的關係要提前一天到。天啊!我們都沒辦法請假陪他耶,怎麼辦?我趕緊聯絡以前認識的一位日本朋友,可惜她回日本去了!於是,腦筋動到現在和我一起上通譯案內士課程的同學靜棋身上,她也是性情中人,一口就答應。(後來我才知道,她答應我之後失眠了好幾天~~~So sorry吶)

25日晚上,我跟大師兄、強哥一起去接機,現場看到好多旅行社、飯店接機的人都拿著寫有客人名字的海報。於是,我也從包包拿出我們這次的小海報,高高舉著,想像哪天老師成名之後,也會有粉絲像這樣拿著老師的海報來接機吧?!哈~那天晚上,我們就帶著老師到寧夏夜市小逛了一下,早早送他回guest house去休息。

26日一早,換靜棋上場囉!他們去了士林官邸,我打電話問靜棋一切都好吧?她說:老師在跟路邊彈琵琶的人聊天。嗯!那就好。那天,因為我上下午都開會,中午又是辦公室老闆請吃尾牙,只有藉著電話了解他們的進度。中午漏接了兩通靜棋的來電,原來是兩人在老董牛肉麵點了太多東西吃不下,還想找我支援。我早就說了吧,老師的食量很小,叫你們不要點那麼多嘛!下午,老師必須在3點前抵達自來水博物館的尺八貴風會雅集現場,因此,靜棋先送老師回住宿的地方休息。原本老師說他可以自己坐計程車前往,靜棋放心不下,在路邊閑晃到差不多的時間,又去接他並陪著過去。沒想到,她又留在現場幫忙擔任翻譯,一直到吃完晚餐才來KTV與我們會合。

好啦!靜棋,准你取得台灣in bound導遊執照了!

唱得正起勁  (認真唱著英文歌的老師)

這是老師第一次體驗台灣的KTV,可惜,可點的日文歌不多,而且點歌的系統不是那麼方便,老師只好挑些英文老歌來唱。嗯,問我老師歌喉如何嗎?他可是參加2008年大阪津輕民謠大會得到第4名的好手(比津輕三味線的名次還前面哦!),當然是不錯;不過,好像把流行歌當民謠很用力地唱,且唱起歌來身體不停地前後晃動,超難捕捉影像的。

  (老師演唱Top of the world)

那天還有大師兄、Doco、奕君、靜棋、雅芬、強哥跟我,尤其奕君超high的,一下子跟靜棋飆五月天,一下子跟Doco唱跳旺福。好久沒有這麼快樂地唱KTV,果然要有年輕妹妹同行才好玩,不然,從點歌就被知道我們都是LKK了。感謝那晚參加的諸位好友!!!

    Doco (認真唱歌的Doco)正要開始拼歌 (奕君、靜棋、大師兄、雅芬、強哥、老師)

27日開始,連著三個白天都是授課,每天從早上9:00到12:00、下午從1:30到5:30或6:30,其實老師挺辛苦的。這天下午,珮穎跟品慧上課。兩位都是7月份曾參加講座的朋友,講座之後,就定期來我家練琴。兩人的資質都很好,這次跟老師上課前,都已經練完六段的第一段目了。尤其是珮穎,因為大學時代參加國樂團,擔任中阮演奏。因此,這次我拜託她帶著中阮來給老師開開眼界。果然,老師對樂器都十分有興趣,看看珮穎彈過之後,自己把玩了起來,彈的竟是六段!後來還彈起藍調,嘿!果然有天份!

  (老師試彈中阮)

29日上午,Doco剛好在台灣戲曲學院擔任日文導覽,便招待老師跟我前去參觀。上午10點到12點的表演,分為雜耍與京劇兩段演出,中間是文物導覽,參加的觀眾以日本人與歐美人居多,門票是新台幣400元,比台泥大樓的「城市之眼」便宜一半;參加演出的,都是戲曲學院的畢業生。京劇的部份,兩旁螢幕會打出中、英、日文對話,可惜,忙著看表演又要盯著字幕,有點來不及消化。那天表演的是「水漫金山寺」,演完之後,老師問我到底是哪方戰勝?嗯,這是個難以用我癟腳日文解釋的問題,因為,白蛇最後是被押在雷峰塔下,可後來又被兒子救出。你說,是誰贏了呢? 於是我只好裝傻,說我不知道,哈!

兩場演出中間是文物導覽,我們隨著Doco參觀經劇場中使用的各式道具。老師就對當中的樂器最有興趣,在櫥窗前流連了許久。那些樂器,除了胡琴跟鼓之外,我也是第一次見到;尤其有個很大的弦樂器叫做「革胡」,一面是蟒蛇皮、一面是木頭,在國樂團中相當於大提琴的功能,近年有些樂團以大提琴代替。音色如何? Doco說也沒聽過。

台灣戲曲學校之旅1 (美麗的導覽員Doco小姐)台灣戲曲學校之旅4 (兩人背後的就是「革胡」)

clt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farsky
  • 其實...

    其實沒有失眠好幾天啦...
    是那幾天都比平常晩睡"一點點"...
  • 真的很感謝你兩肋插刀~~~
    下次老師再來,還有這個榮幸請你再當導遊嗎?

    cltai 於 2009/01/15 05:30 回覆

  • farsky
  • 如果...

    如果你不介意我又把老師搞到很累的話...
  • 我當然不介意,反正又不是我被搞得很累;而且,年輕人本來就該被操,哈哈哈哈哈.......
    (以上純屬不負責任的學生談話)

    cltai 於 2009/01/16 09:07 回覆

  • kimi醬
  • 那個~~國樂器就要問我了啦哈哈哈
    我可是專家噗雌!(亂講一通)
    革胡的聲音跟大提琴其實很像~但是他比較偏向二胡的音質!把它想像成可以拉很低音的二胡就可以了
    不過呢~~也可以說比較悲傷沙啞音色的大提琴!
    拉得很好的人我覺得比大提琴的感覺還要令人感動喔!
    不過很貴就是了這玩意!因為很少這麼大的蟒蛇皮!
    還有阿~~我們都笑要拉革胡的同學說
    你要去騎鴕鳥囉?!
    因為拉的時候很像在騎鴕鳥!XDD
  • 感謝Kimi醬的解說,哪天如果能聽聽革胡的生演奏,就很讚啦!

    cltai 於 2009/01/30 11:3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