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4080.JPG (蘭嶼貯存場的正門,招牌隱在樹叢後面)

從蘭嶼回來,已經一個禮拜;幾個朋友對我說,遊記寫得很好,應該是最後的「與人相遇篇」讓人感動吧!其實,除了好山好水之外,還有些沉重的話題,覺得還是要寫下來。請大家容忍,我開始要把tone調到低沉的那一方...。(不想看的人就跳過吧!)

提起蘭嶼,在台灣的人會想到什麼呢?應該是核廢料吧!

為了儲存核電廠以及學術單位研究所產生的低放射線廢棄物,政府於1978年在蘭嶼動工興建「低放射性廢棄物貯存場」,1982年正式啟用,原來隸屬原能會,直到1980年改隸台電公司。1987年居民在蘭嶼機場發起了第一場抗爭,直到1996年達悟族人阻擋台電運送168桶核廢料到蘭嶼後,便不再運進核廢料。根據網路上搜尋到的消息,假如台電的最終處置場選址計畫成功,將在2016年把核廢料全部撤離蘭嶼。

當年,政府以「在島上開設魚罐頭工廠」為名,欺騙蘭嶼的達悟族人,沒想到,運進的卻是一大罐令人害怕的核廢料!依稀記得,應該是小學時代吧,好像有達悟人到台北來抗爭的畫面殘留在腦海中。我們在台灣享受用電的便利,卻把大家都不要的核廢料丟給蘭嶼!在這些廢料中,還有12%是研究用產生的,當年,我的研究生涯也是鎮日與放射線實驗為伍,也就是說,我也是幫兇之一!寫到這裡,就覺得十分地歉疚與難過...。(後來經過強哥糾正:一般生物醫學實驗室常用的P32是屬於短半衰期,都在台灣儲存一段時間、當放射性衰減至背景值後即可當一般垃圾處理;只有H3、C14等長半衰期放射線物種會運至「低放射性廢棄物貯存場」存放。H3多半用在免疫相關的細胞標示實驗,而C14則很少使用。我當時所用的都是P32,也就是說,自己當時被「射」得厲害,廢棄物倒是較容易衰減成為無害的垃圾,幸好。)

如果,蘭嶼要擺脫核廢料的陰影,也就是說,必須有其他地方繼續承接這些我們製造出來,卻又不想留在自己家裡後院的東西。今(2009)年3月,經濟部公告台東縣達仁鄉與澎湖縣望安鄉兩處,作為低放射性廢棄物最終處置場的建議候選場址。因此,台東出身的原住民歌手巴奈與友人,在兩週前的6月28日於台北西門町紅樓以「音樂台東,核廢不要」為主題進行演唱;當天晚上我們在紅樓的「河岸留言」聽她的小型音樂會時,也同樣出現這樣的訴求。

因為現代文明的進步,增加了生活的便利性,卻也帶來許多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解決的問題,核廢料、變電所、大哥大基地台...都是。而科技的進展,往往都在危險出現前已經不知不覺地滲入我們的日常生活;等到危險出現,我們已經過度依賴而無法返回沒有科技的生活。所以,政府不能停止興建核電廠,因為國家經濟需要、我們夏天吹冷氣需要、我們講大哥大需要、看電視需要、上網需要...生活中每個動作都需要用到「電」!

我們可能返回原始的生活嗎?

這幾年來,這個問題不斷地在我心中出現。我,沒有答案。

在蘭嶼的例子裡,令人氣憤的是資訊的不對等,以及欺騙!在今天台東的例子裡,資訊固然透明許多,卻牽扯了更複雜的問題--城鄉差距、地方自治體經費不足、住民意識的覺醒、廢料處置安全的技術性問題...等。回到執政者的角度,政策必須推行,全民的最大利益必須考量,這些難點,又都是我到公部門服務之後,才有的新體會。「政府」必須公平地照顧所有的人民,但人民之間,卻常有利益相衝突的地方,該怎麼衡平,才不會順了姑意、逆了嫂意?推到底,又會回到非常形而上的問題去了--我們需要民主體制,需要「政府」嗎?

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稍微跳開這沉重的議題,話說,我們離開蘭嶼時,在機場買了這個「號稱是飛魚乾」的土產,雖然上面寫成「香魚片」,但機場販售的小姐一再強調「這是蘭嶼名產飛魚乾沒錯」!想說帶回去辦公室跟大家分享。

DSC04156.JPG 

結果,回來之後,強哥跟我說,「這好像不是飛魚吧!不然,成分的地方為何要塗黑?」強哥十分氣憤,說是又被漢人給欺騙了,應該是在台灣加工的其他魚乾,運到島上去賣給觀光客的。原本想說要幫忙島上的達悟人,採買些土產說...。

不論如何,前天我帶去辦公室,用小小烤麵包機烤給大家吃的時候還是很香,大夥兒也很高興呀!我也趁機跟大家推銷了蘭嶼的美,辦公室幾個年輕人,也都被我引誘,直嚷著明年也要去哪!好!明年我們一起去呦!

clt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Evelyn Wang
  • 我也要去!!

    看了照片 真是讓我大大心動阿~~請加我一個ㄅ^^
  • 當然沒問題ㄚ!

    cltai 於 2009/07/17 07:45 回覆
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