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春天,從一堆伊媚兒中發現一封Tina寄給科管所助理的信,邀請校友們加入海外登山行列。平時喜歡遊山玩水,又是哈日一族的我與老公,馬上就被富士山、立山群峰的行程所吸引;呼朋引伴了老半天,邀得多年山友阿宗學長與初生之犢百婕同行。盼了幾個月,2006年7月12日終於出發了!

此行的重頭戲有2段--富士山登頂與立山群鋒縱走。由於富士山是日本的聖山,雖然比我們的玉山矮,畢竟也是超過3500公尺的高山。出發前,向日文班的老師及同學詢問,竟有幾位早已登過;特別是我的老師中村先生,個頭嬌小,體格看來也非強健,如果他也爬上去了,那我們應該是綽綽有餘吧!心裡才這樣想著,卻發現滿是火山熔岩的步道還真難使力,常常走一步滑兩步;下山的時候就更吃力了,膝蓋因為過度煞車而疼痛不已,真後悔沒戴著護膝上山!難怪日本人說:「一生中一定要登富士山一次,但爬第二次的就是笨蛋!」。看來,身為領隊的Tina與Tony為了服務廣大山友,還得捨身為人再當好幾次笨蛋呢!

富士山因為是座火山,本身沒有太多有趣的自然景觀,除了山腳下有些許矮灌木之外,過了六合目之後只剩下火山岩,真是鳥不拉屎、烏龜不靠岸的不毛之地。日本人為了讓登頂的旅客不至於太過無聊,沿途設有許多私人經營的山屋,販賣各式食物、飲料、紀念品,最有意思的是「烙印」服務。位於山腳下的五合目商家販賣長約1.5公尺的木棍,讓遊客抵達每家山屋時烙上該山屋的特殊印記;印記裡面除了標示山屋的名字或圖案之外,大部分還會標示海拔高度,也算是「到此一遊」的證明。因此,每抵達一家山屋,除了稍事歇息之外,我們最期待的便是烙印;此一服務的價格為每次200日圓,到達山頂時漲為300日圓。

提起富士山的山屋,我們此次居住的是八合目的「蓬萊館」。比起台灣只有個空殼子的山屋,這裡的可是六星級享受--木製上下舖、乾淨溫暖的睡袋與枕頭、檜木蓋的豪華廁所、熱騰騰的咖哩飯與綠茶,還有幾位長得像V6成員的年輕帥哥為我們服務,真是讓人大呼過癮。說到這裡,還是得提一下富士山的廁所,幾乎都是各山屋附設與經營,如廁要價100日圓。表面上看來貴了些,卻維持了整個富士山的清潔;不像我們在台灣爬山時,總是在掩蔽的樹叢中解決,且遺留了大量垃圾無人處理。此行看到一張海報的標題為:「來吧!繼續在我(富士山)的腳下玩耍幾千年!」,內容大意是請所有旅客共同維持山的清潔,好讓子子孫孫都可以享受這美景。這種永續經營的理念與實務做法,我們真的要學起來,否則數年之後,台灣的美景只能從老照片裡尋找了。

由於每年富士山只開放7、8月自由登山,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絡繹不絕,24小時都有人在行動;尤其是為了要一賭日出「御來光」而半夜摸黑登頂的遊客,頭燈連成一條長龍,綿延不絕,可一點也不輸夜空中的銀河呢!我們這次超級幸運,前一天還覺得山下雲層挺厚,沒想到,登上山頂時還是見到從雲層射出的第一道光芒!此行還發生了一段小小插曲,我們的小妹百婕,登頂時因為體力不支,所以沒跟大家一起環繞火山口;在返回集合點的路上卻不慎迷路,跟著日本人從另一個下山道「富士宮口」下山去了。就在我們與Tina忙著找人、盤算著該如何報警搜救之時,小姑娘遇到好心的日本伯伯,陪著她走回山頂郵局,還替她撥電話給Tony報平安;後來,我們還替她請了一匹駿馬(15000日圓)上六合目迎接,讓她少走了一段路、風光地下山。總算是圓滿解決,否則,真不知道該怎麼賠給百婕爸媽這麼一個漂亮可愛的女兒呢!

第二段艱鉅的行程就從扇澤開始,換搭隧道電車、cable car、纜車等多種交通工具,途經雄偉的黑部水壩,終於來到「阿爾卑斯路Alpine Route」的最高觀光點室堂。此時風雨交加,大家整裝完畢便朝向當地規模最大的山莊「雷鳥莊」前進。原本該是壯麗無比的立山群鋒,此時卻都隱藏在雨霧之中;而去年冬天的積雪並未完全融化,部分步道還被大雪淹沒,大家還得小心避開結成薄冰的地面以免滑個四腳朝天。

由於這前所未料的氣候與積雪未化的道路,加上大家都沒攜帶冰攀設備,經過領隊們的審慎評估,取消了攀登劍岳及立山群峰的計畫;而另一天的熊山之行,也僅前行到一之越山莊便折返室堂。因此,和隊友們、日本山友們在另一間山屋「Lodge立山連峰」裡,喝著啤酒、吃著點心、看著電視裡直撥的大相撲比賽,換得了一整個悠閒的下午時光。而好動的百婕,硬是拉著宏明,與林小弟在山屋旁的雪地裡滑雪去囉!說到這裡,又得提一下立山山屋特色之一的「乾燥室」。為了服務冬天前去造訪的滑雪客,立山地區的山屋皆設有一個「乾燥室」,連接大型柴油機吹出熱風,讓山友們可以把弄濕的衣服、鞋子掛在裡面烘乾。所以,儘管此行每個人都被淋成落湯雞,鞋子也都進水而變成陸上行舟,但只要一抵達山屋,便能好整以暇,隔天又是活龍一尾!另一個特色是,每間山屋都設有溫泉大澡堂,讓疲累不堪的山友可以徹底放鬆;泡完澡,來上一杯生啤酒,「啊!真是享受」。

約莫是十幾年前開始吧,嘗試了第一次的自助旅行之後,便再也引不起興趣參加旅行團,因為習慣了自由自在認識一個地方的方式,不太希望被當鴨子趕著走。這次跟著523的Tina與Tony,介於上述兩者的旅遊方式,倒也其樂無比。這除了要感謝兩位精心的策劃與帶領之外,更要感謝一路上陪伴的隊友們(雖然有些名字還是對不起來)。喔!還有感謝Tony給我機會磨練我那半生不熟的日語,我想,假如中村老師知道我只用他教導的1/10就幫上許多忙,大概會笑得合不攏嘴。夥伴們,下次再一起去遠征劍岳、槍岳吧!

clt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