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02953.JPG (人間--朱銘)

這是中央研究院活動中心外的雕塑,朱銘大師的「人間」系列作品;沐浴在晨光中的鋼管人,約莫可以映照出建築內真實人們的百態吧!

週日、週一連著兩天去中央研究院參加一個大型的動腦(brain-storming)會議,陽光灑在campus裡,讓人活力十足。因為徒步的關係,才有機會細看這戶外雕塑,原來是朱銘大師的作品。下面這張是「太極」系列。

DSC02952.JPG (太極--朱銘)

話說此次會議的參加者當中,有一大票台灣生技醫藥界的大老們,數得出來的「院長」、「副院長」、「院士」、「校長」、「所長」們都出席了,也表示此次會議的重要性。我說:假如此時會議室發生毒氣事件,台灣的生技界就要垮掉了;強哥說:那才好,重新洗牌,讓年輕人出頭!反正台灣的生技界讓這批人把持快三十年了,也沒搞出啥名堂!

近年來,因為在中央部會服務的關係,有機會可以參加許多大型會議。不過,因為我還是小咖,總是默默地坐在觀眾席中,看所謂的大老們「表演」。這次也差不多,尤其第一天我家老闆也親自出席,所以,我自然在一旁享受當個旁觀者的樂趣。

DSC02949.JPG

偷偷拿起相機「喀擦!」放眼望去,還是跟以前的觀察相同:

1.大部分是男性(而且是上了年紀的男性為多)科學家,女性科學家仍是少數中的少數。

2.工作人員(staff)仍以女性居多,男性甚少。 (婦權會的成員真該來參加這種會議看看,保證會讓他們腦溢血。)

3.優秀科學家仍是主力,真正具有管理思維(mindset)的人不到5%吧!

到了第二天,老闆有其他會議不能參加,我就輕鬆了。聽到一半,發現全場陷入混戰中,可能是因為討論的議題將攸關未來可能的利益分配,說實在的,明眼人都可以聽得出來發言者背後的盤算。至此,我這種直腸子實在看不下去了,便舉手發言。事後,有一位老師跑來跟我說:「你講得很好,其實,大家都知道正確的解決方案為何,但是,受限於某些政治因素(這裡說的是學術界的political issues,並非社會上的政治問題),加上大家的發言都只為自己的利益。你是個局外人,比較能以客觀公正的角度來指出問題。」

說實在的,我的個性一向是憋不住話,也不畏懼所謂的權威,所以,才敢這樣沒大沒小地發言。加上,這本來就是腦力激盪的場合,沒有道理說,我一個小蘿蔔頭的看法就比大院長的看法低一等吧!

受到這樣的鼓舞,下午,我又再度發言。這次,大家是在討論基礎研究的成果如何順利轉化為產業成長的力量。前面已經有太多學術界與業界專家們的精闢意見,我想,給大家來點軟性思考作結尾吧!我的重點是:如研究者原先真正的初衷是要解決人類的問題,讓生病的人減少痛苦,那麼,她/他一定不會僅滿足於發表一篇文章、培育一個學生、得到一篇專利。簡單講,是Passion!對「人」的Passion (而不是對「升等」、「金錢」的passion),可讓研究者願意在發表文章後,尋求其他人的幫忙,或者是發展篩檢方法、或者是發展治療的藥物,就是要能夠真正解決原來的問題。

我覺得,在實驗室埋首研究的人,都應該走到診間去,去聽聽病人訴說他們的煩惱,去看看病房中的人每天經歷的苦痛!那樣,才能重新反思從事研究的真正意義。

  

clt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Evelyn Wang
  • 投給Tai 一票

    讓我想起以前一同在SC工作的時候,每天午餐時的討論時光...支持你的發言 ....不過倘若會議室真要發生毒氣事件 一定要選在你剛好離開會場的時候
  • 上天會怎樣安排,我們可都不知道呢!

    cltai 於 2009/02/11 10:23 回覆